最好看的新闻,最实用的信息
02月28日 13.3°C-17.8°C
澳元 : 人民币=4.6
墨尔本

2020台湾大选:言论自由下的不自由(组图)

1个月前 来源: 多维新闻 原文链接 评论3条

2020年总统大选落幕,寻求连任的蔡英文以逾265万票的差距、破纪录的817万余票,击败韩国瑜与宋楚瑜,顺利开启第二任期。选举过程里,由于两岸关系的紧绷、“习五点”中的“一国两制台湾方案”,以及香港“反修例”事件,使蔡英文主打的“亲美抗中”策略能够得到回响。

然而,民进党政府为展现“抗中”意志,不但推出“国安五法”、甚至还在蔡英文要求下于2019年的最后一天强行三读通过颇受外界争议的《反渗透法》。另一方面,彼时还担任蔡英文竞选总部发言人的立委林静仪,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:“在武统的前提下主张两岸统一,有叛国之嫌”,此话一出外界哗然,就连蔡英文与赖清德也立即澄清,声明尊重各种言论与主张。

但回顾这几年来,因为在个人脸书、line中发表特定言论,而被遭检警约谈的案件,有大幅增加趋势;但这些言论不是宣称要杀人放火,可能只是质疑政府的某些作为,却招来警察登门拜访。

台立委林静仪一席支持统一可能叛国的言论,引起台湾政坛骚动。(Facebook@林静仪 医师.立法委员)
台立委林静仪一席支持统一可能叛国的言论,引起台湾政坛骚动。([email protected]林静仪 医师.立法委员)

回想过去,戒严时期的台湾社会,民众被政府教育成要“反共”,“小心匪谍就在你身边”、“检举匪谍,人人有责”是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们的共同生活经验。很多人往往只是多看了一眼“匪书”,或不小心讲了一句批评政府的话,隔天就“被消失”。

那时,民众根本遑论何谓“言论自由”,再加上白色恐怖时期特务与警察单位的天罗地网,社会大众往往对时政噤声,管不住自己嘴巴或笔杆子的,十之八九都遭受过牢狱之灾。

即便解严后,言论的压制仍未能跳脱出过往的窠臼,所以才会发生1988年郑南榕因在《自由时代》周刊上刊登许世楷的〈台湾共和国宪法草案〉,竟被控涉嫌“叛乱”,最后拒绝被警方拘捕,甚至自焚身亡的惨剧。当时,郑南榕认为“台独”应是《中华民国宪法》保障人民言论自由的一部分,他主张“全面的言论自由”,其自焚之日,在2016年蔡英文上台后被定为“言论自由日”。

包括蔡英文在内,几乎每年民进党的政要都会出席纪念郑南榕的活动。(中央社)
包括蔡英文在内,几乎每年民进党的政要都会出席纪念郑南榕的活动。(中央社)

“因言获罪”,所谓的不当言论多被以违反《社会秩序维护法》(以下称社维法)送办,依据的则是该法第63条中所规定“散布谣言,足以影响公共之安宁”。然而,2013年民进党在野时,立委刘建国还曾提案将《社维法》第63条中的“散布谣言,足以影响公共之安宁者”从处罚对象中删除,以确保完全的言论自由,当时并有16位民进党立委联署。

但自2016年民进党重新执政以来,因“散布谣言”违反《社维法》并且获裁定的数量,近10年来成长将近20倍;自蔡英文上台后,相关违法获裁罚之案件从2016年的24件、2017年的31件、2018年的59件,直至2019年的123件。

其实,司法院大法官过去也曾对何谓“言论自由”、为什么要保障“言论自由”作出解释。在〈释字第364号〉中,大法官认为,应保障言论自由的理由不外为“反映公意强化民主,启迪新知,促进文化、道德、经济等各方面之发展”。

〈释字第414号〉中,大法官也表示“言论自由,在于保障意见之自由流通,使人民有取得充分信息及自我实现之机会”;而在〈释字第509号〉中,大法官强调,言论自由具备“实现自我、沟通意见、追求真理及监督各种政治或社会活动之功能得以发挥”的功能。由此可知,在不危及例如“个人名誉”、“隐私”及“公共利益”时,言论应受最大限度的保障。

但是,呈现在台湾社会面前的,却是过去高举“言论自由”旗帜、把郑南榕当作神主牌膜拜的民进党政治人物在主政后,因所谓“散布谣言”获罪的人数反倒倍增,其他未获裁罚的数量更是激增。

台行政院针对防范假讯息还制定了相关规范。(黄雅慧/多维新闻)
台行政院针对防范假讯息还制定了相关规范。(黄雅慧/多维新闻)

虽然民进党在选前曾表示,刑事局2019年共受理289件“假讯息”案,其中关于韩国瑜、蓝营的共91案,剩下近200件都是针对绿营,看似绿营受伤其实更重,但问题核心不在于蓝绿哪个阵营被查水表查得更勤,而是为什么在“言论自由”几乎已为全民共识的当代台湾,仍会有那么多言论受制的案例发生?

“言论自由”的尺度何在

当然,必须理解并承认的,“言论自由”绝对不能无限上纲、它也绝非毫无边界,不然法律中就不会存在“诽谤罪”、“妨碍名誉”或是“公然污辱”等罪名。就连自认为最自由民主国度的美国,对于某些较为“偏激”的言论、网站也会毫不犹豫地下达禁令,更重要的是,“言论自由”虽号称是“普世价值”,但不同的文化与社会,对“言论自由”就会有不同的诠释,这也是理所当然的。

但是,“言论自由”也必须一视同仁,不能因为主政者较认同“台独”,所以赞颂“台独”、高举“台独”大旗就没问题,但同时间却恐吓民众支持统一可能叛国。现行的《中华民国宪法》增修条文,明确写道“为因应国家统一前”几个大字,当宪法都写了,却有人说支持统一是“叛国”,不知道如此的标准究竟该如何定义?

台湾内部支持统一的政党原本就属少数,近日更有人要求将中华统一促进党解散。(中央社)
台湾内部支持统一的政党原本就属少数,近日更有人要求将中华统一促进党解散。(中央社)

从民进党的相关言论、以及前述“因言获罪”案例遽增的现象可以看出,什么是“言论自由”,或是宪法所代表的意义,执政者似乎处在一种可以“自我”或“任意”解读的氛围中。对己方有利的就拿来说嘴、高谈,与自己不同意见、与现行政策路线或意识形态有所悖离的,就可以上纲到国安问题、藉此声称拒绝大陆的渗透。

就算不去深究《中华民国宪法》的理论背景或架构,单单从“为因应国家统一前”几个字来看,民进党一直以来都乡愿似地刻意忽略之;但当外界提醒民进党这几个字的存在,民进党人从来也只会打模糊仗。尽管在立法院中单独过半,民进党也不愿、或不敢挑起修宪工作,把最碍眼的这几个字、以及对领土的规范一并清理干净。说到底,民进党应该也要为这种窘境负上一点责任。

再者,宪法在没有调整修改的情况下,追求“国家统一”是必然。既然是必然,那怎么会支持统一反而变成叛国? 更何况,希望两岸统一,与大陆要不要武统台湾,本来就是风马牛不相及,民进党一连串的举动,难不成是要对台湾民众做思想检查?再加上之前赖清德、卓荣泰等人都说民进党“反共不反中”,也难怪外界看现在的民进党,与戒严时期的国民党似乎越来越像。

赖清德等民进党要员选前说该党是反共不反中,与戒严时期的国民党如出一辙。(洪嘉徽/多维新闻)赖清德等民进党要员选前说该党是反共不反中,与戒严时期的国民党如出一辙。(洪嘉徽/多维新闻)

当一个教授因为发表与执政者相异的意见,而在一年后遭检警约谈;当民众对《反渗透法》有所质疑,在个人脸书上抒发意见,也可被警方移送。以此对照过去绿营在野时所要求的“完全言论自由”,当前台湾社会的“言论自由”边界,更像是由执政者所制定的。然而,这不禁令人质疑,此种专属于某人、某个党派、或特定立场的“言论自由”,究竟还称不称得上是“自由”?

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网站立场。
最新评论(3)
土澳居民 1个月前 回复
你信共产主义吗?那么你信言论自由吗?
OHRachel 1个月前 回复
哪里都没有言论自由
想想 1个月前 回复
中国大陆文化大革命时期宪法被虚置,台湾现在也是宪法被虚置。

相关搜索
调降 被救

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.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网站地图

战略合作: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:AHL法律 –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:[email protected]

电话: (03)9448 8479

联系邮箱: [email protected]